Thursday, August 22, 2013

新加坡模式之和而不同

我想,新加坡多元种族政策是基于一个基本的信念:和而不同。这是儒家思维,‘和’便是协调分歧,达成和睦一致,意味着和谐,但它承认不同。把不同联合起来成为和谐一致。

和谐的本质可以烹饪艺术来解释。中国的烹饪要求好的烹饪必须把所有的原料调和,同时要保留每一种原料的颜色、质地与味道。要成为一个好厨师,一定要是个好的安排者。每一种原料的味道都要调和(和谐)。没有调和就没有味道。菜式的颜色与质地的展示要十分重要。

和而不同,首先就要承认有不同,有异;其次是要宽容对待不同,或者探讨能不能达到异中求同的和谐之道。

就新加坡而言,接受种族”不同“而达到种族和谐是我们社会的一亮点;新加坡的教育制度,就双语教育以及中小学的学生分流教育而言的争议性虽然很大,可是就培养学以致用的这个目标而言,我想新加坡的教育制度也算是我们的一个亮点。我们的技术教育(ITE)、理工教育、初级学院、大学,基本上都是世界级的。我们对每一种教育都全力以赴,不会因为他们的”不同“而放弃。

可是在寻求什么是“同”的方面,我想新加坡有反思的空间。人的性别、智商、遗传等等之同,是个世界性的课题,过去李光耀先生所提出的“龙生龙,凤生凤”的社会工程理念,对新加坡社会的影响其实不大,因为得不到社会的热烈反应。

可是,对于种族的“同“的理念,却对新加坡社会产生不少的副作用。

新加坡基本是四大种族:华族、马来族、印度族、其他。所谓”其他“当然不是个”同“的概念,因为其他包括了所有其他种族。华族的”同“在一文(文字),”不同“在于多语(方言)。所以在教育政策把华语定位为”母语“,还有一些人不能接受,因为希望方言文化被完整保留。就是说,有人希望种族的”同“被界定在地方方言的水平。

所以,在”同“与”不同“之间寻找个平衡点是实践”和而不同“的一个大挑战,如果我们无限制地把”同“的观念无限移动,指向”个人“,那么我们就容易进入个人主义的死胡同;相反地,如果”同“的单位界定太宽松,我们会质疑多元种族的精神,把一切”不同“融入民族主义的大熔炉里,个别种族的独特性必然随着消失。

两种极端,对新加坡都是大考验。我想,新加坡走到了一个十字路口。

1 comment:

Blogger said...

比特币的投资价值
得到 全球的肯定

加入社交交易网络!同其他交易员沟通,共同讨论交易策略,使用我们的CopyTrader™ 专利技术进行交易投资组合绩效自动跟单。